当前位置: 行业资讯

立邦、科顺、华润、关西涂料掀起新一轮涨价潮,最高涨60%

2022-02-24admin70

2022年2月11日,涂饰商情在“涂料二姐服务号”上报道了开年后涂料企业新一轮的涨价潮,多乐士、万华、巴德富、科思创、巴德士纷纷发布《涨价函》——巴德富最高调涨1100元、万华最高调涨1200元、可乐丽 PVA最高调涨5000元……一封封《涨价函》让行业从业人员在这个异常寒冷的春天更加瑟瑟发抖。(报道详情:参阅《暴涨1200元!多乐士、万华、巴德富、科思创、巴德士纷纷提价》


才过了短短10天,立邦、科顺、华润、嘉宝莉等众多涂料名企又发出了新一波涨价通知函。


 

科顺股份:原材料价格上涨超出公司可控范围

 

2022年2月21日,科顺股份发布产品调价通知函,称受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影响,公司迫不得已对各类产品进行调价,各品类调价幅度为:防水系列5%-30%;瓷砖铺贴系列5%-15%;辅材系列5%-10%。科顺强调,本次对产品调价幅度仅部分反映了原材料上涨幅度,实际原材料价格涨幅更大,并且还在不可预计地持续上涨。

 

科顺表示,2021年受市场大环境影响,各类原材料价格持续大幅度上涨,相关的服务成本也在不断增加,为助力经销商合作伙伴提高区域市场竞争力和持续利润提升,公司一直通过内部的优化措施,管控风险,牺牲厂家利润来抵抗原材料上涨的压力,坚持品质不下降,服务不减的宗旨下,未做过产品价格的上调。但是,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原材料涨幅已超出公司内部可调控范围。为持续提供优质的产品和服务,持续赋能经销商合作伙伴,实现长期同行的合作目标,经公司研究决定,自2022年3月1日起,根据原材料影响情况对我司产品进行不同程度的调价。

 

 

立邦:内外墙、基辅材等产品预计上调3%-10%

 

立邦装饰材料(广州)有限公司2月20日发布《产品调价函》,称随着原材料价格上涨,公司决定自3月1日起,对如下产品价格调整:

 

内墙/外墙/木器/基材/辅材等全规格产品预计上调3%-10%。


 

华润涂料:如果材料价格持续高位运行,将实施价格调整

 

2月16日,威士伯(上海)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华润涂料)发布价格调整预警通知称,2020年下半年-2021年,国际国内化工原材料涨势迅猛并持续高位运行。2021年底虽有短暂下调,但春节之后受国际原油价格上涨以及多家上游原材料供应商宣布不可抗力、停产检修等影响,导致化工原材料价格再次大幅上涨。

 

威士伯同时还称,我们已通过内部消化措施尽量消化成本上涨的压力,但为了持续保持产品与服务的品质,也为了保障广大客户的长远利益,实现共同的可持续发展。如果材料价格持续高位运行,公司将不得不在合适的时间实施价格调整。

 

关西涂料:最高价格上调60%

 

2月16日,关西涂料株式会社(以下简称“关西涂料”)宣布调整涂料及稀释剂产品价格。关西涂料表示,公司在原材料价格飙升和物流成本上涨的背景下,在2021年6月22日对产品价格进行调整。然而,自上次价格调整以来,原材料价格持续大幅上涨,国际物流紧张,能源成本居高不下。

 

关西涂料表示,在成本大幅增加不可避免的情况下,公司继续尽一切努力确保产品的稳定供应,例如提高生产力和彻底降低成本。但在企业的努力远远超过极限的情况下,公司不得已将再次对产品价格进行调整。

 

此次关西涂料价格调整的产品涵盖了工业涂料和通用涂料(建筑、防腐、汽车维修)。价格修改时期自2022年4月1日起。其中,涂料类上调15-30%,固化剂上调15-30%,稀释剂类上调20-40%,富锌涂料类上调40-60%。根据产品的不同,修改率有可能上下浮动。

 

芬琳漆:新价格2月1日已执行

 

虽然,芬琳漆去年顺利加入了国际巨头——PPG集团,成为其建筑涂料旗下的高端涂料品牌。但依然扛不住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压力。

 

前不久,芬琳漆发布提价函,称2020年下半年至今,化工品钛白粉、乳液、溶剂等原材料等价格持续增长,使得全线产品成本大幅增加。基于生意长期健康发展和对服务的优化与提升,公司在销售策略方面进行了相应调整。经公司慎重研究决定,芬琳漆将迎来价格的全面调整。

 

新的价格2月1日已正式执行。



涨价对企业的影响以及对行业的一些思考

 

对使用原料加工生产的一些企业,涨价可能意味着减少利润,甚至亏损。在终端零售市场,不到万不得已,没有人愿意带头涨价。

 

对于大品牌、大企业来说,涨价可能是机会。大企业会储备维持正常生产2-3个月的库存,关键在于这些库存是按照没涨价时的价格采购,但小企业没有这么多资金用来备货,更多可能是备半个月、1个月的库存。

 

当小企业的之前准备的库存消耗完后,如果要继续维持销售,不得不按照最新的价格采购原料,但大企业还有2个月的低价格库存可用,这个时间大企业一般产品的品牌力更强,定价也相对更高,本就拥有更多的毛利空间,所以他们不会调整终端销售价格。

 

终端价格不变,对小企业来说是很大的挑战。这种时候一些小厂为了避免生产越多亏损越多,可能会选择暂时停产。另一些有一定市场份额的中型企业,不愿意随意放弃之前争取来的市场份额,只能用更高的价格采购原材料。但还是按照原来价格销售,这个过程可能是更薄的利润,或是直接亏损销售。行业洗牌就是这样产生的。

 

 

库存的存在导致原材料上涨传递到终端消费者手中存在一定的滞后,另一方面大企业愿意用一定的利润换取更多的市场份额,即使原材料涨幅过大,也要推迟终端价格上调时间。

 

这就是一个大鱼吃小鱼的过程。如果持续时间较长,可能会有大厂收购、兼并小厂,最终导致强者愈强,多经历几次这样的周期波动,在某些行业很可能出现寡头垄断市场的情况。

 

眼下,涨价潮已持续了一年有余,很多涂料小厂已经倒闭,更多的中小企业在垂死挣扎,行业洗牌在所难免,涂料行业寡头垄断现象越来越明显。(涂饰商情)

139 2900 4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