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行业资讯

「干货」论现场劳务复杂协作的用户数字端口优化布局模型

2022-07-12admin23

把数字技术融入劳务服务已经是时代趋势,在消费领域,打车、送餐、租房等都已经采用数字化工具完成,数字技术在大规模的点对点沟通、信息透明、过程记录、结算支付等方面已经发挥了巨大作用。


然而,除了这类单人单点就能完成的服务任务,市场中还存在大量需要以班组、团队为单位的复杂现场协作。比如建筑施工、医院楼层综合护工、社区综合服务、道路桥梁勘探、市容市貌管理、大型活动组织等,对于任务确定、组织搭建、合约分配、过程记录、动态协同、成果审核、分批支付、甚至计税计费等,采用简单协同软件就无法完成。


本文就是笔者在建筑劳务数字化施工的多年经验基础上,根据亲身观察和相关的理论探索,试图找到一种适应多人现场劳务复杂协同的数字端口及功能分层的布局模式。


数字化劳务老孟,赞12


一、数字端口布局的设计依据


复杂的现场劳务是具有灵活多变、复合型任务目标、分阶段多方协同以尽随进度调整交互的系统工程,因此在端口布局的时候,要考虑系统工程的特点而不能简单套用单项动作模式。


系统工程要求:任务目标一致的前提下由多个任务动作相互衔接组成,各任务之间的链接以分段输入和输出对接从而积累传递各自任务成果。


如果对系统目标要进行数字化设计,需要对任务及完成成员进行分解,使得每个动作简单、可量化,同时多个动作又能交互接通成为整体。因此,针对需要多方协作的复杂任务数据系统做方案,应考虑到管理实施过程中需要涉及到多层级别、多重任务、要能够在操作性最优的同时还避免决策隔离缺乏协调,要让数据能够融合处理,基于现场运营特点进行配置:


(1)系统分层:包括现场劳务参与者、结果关联人、系统规则后台等多个子系统。

(2)任务分解:从简单任务到复杂任务不同种类,要跟据难度有相应角色进行对应。

(3)效率优化:现场协同要实现方便性和安全性的最优平衡,不能片面强调一方。

(4)顶层融合:综合以上因素后形成的各自模块,可以纳入关联的整体相互联通。


笔者结合建筑劳务,以班组为单位承接发包方工程任务的场景,就发包方人员、劳务现场组织者(班组长)、劳工共同构成的协作群体,设计出数字工具分级助力进行实例论述。


二、现场劳务数字协同软件的设计规则


现场劳务往往露天条件、环境恶劣、参与人员众多、教育程度参差不齐,因此笔者在亲身参与了佳算信息公司的发心保产品设计过程中,发现和创立了以下规则。


(1)对于复杂劳务协同而言,每类角色要配置和使用单独的程序,形成“程序群”。


一个系统平台多角色进入后再选择分路的设计模型,不适用于角色变幅大的班组协作。如果采用数学方法根据任务相似度归类,可通过角色任务聚类分析后,离散值达到一定临界区间,就必须分开角色程序才会有更高效率。


基于以上设计规则,对于复杂协作要采用分角色“程序群”的框架,才可以在保持单一角色任务足够简化、小环境配置足够灵活的前提下,利用程序群之间需要相互关联的数据在后台做交互比对,完成复杂的系统任务处理。


(2)以三层角色进行复杂现场协作,是方便性、安全性和博弈模式的最优解。


假定有真假两选项,如果只有一方数据源,无论怎么呈报都无法判断真伪;而如果两方数据源比对,就出现4种情况,造假难度为4;而如果是三方数据源比对,就会出现8种情况,造假难度为8;同理到了4方数据源,难度会上升到16。因此,如果要将真伪判定水平上升一个数量级,那么应该要达到至少有3方才行。当然,如果不考虑比对的效率成本因素,那么比对方数量继续增加,结果会更加可靠。


然而在现场比对时,除了安全性之外,还必须考虑方便性,要保证能够在恶劣环境下迅速完成,实施推进。需要协同的角色越多,达成协同共识的效率越低。笔者在长期观察后提出一下算式:


协作阻力为B,参与协作的人数为N,那么存在以下规律:


B = N+(N-1)N


当N=1时,B=1

当N=2时,B=3

当N=3时,B=11

当N=4时,B=85


可见,如果是N等于3的时候,协作阻力上一个数量级但安全性也上一个数量级,而当N等于4的时候,协作阻力上了两个数量级而安全性并没有更大的数量级跃迁。因此,3层分布可以达到数据安全的同时,在协作难度上依然处于可接受范围。


在现场管理数据的时候,除了安全性和方便性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博弈模式:让管理方能形成博弈优势,就要通过能够将被管理方置于“囚徒困境”才会获得。而能够形成管理方博弈优势的最小数量规模为3,即至少需要一个审核角色和两个囚徒角色构成。因此,三方协同相对于两方协同是一次质的飞跃。


如果协同只有单方则自说自话,如果只有两方则难辨真伪,而三方参与则会提供给管理者一方博弈优势地位,从而使得治理模型更加符合理性安全的取向。


通过实践和理论推算,我们都发现:“3层”应该设定为现场协作的最高限。


同时,为了让安全性可以在“3”的数量级上继续提升,应设计脱离现场直接干预的后方比对模式,将后方比对的结果通知现场参与者的某一方,以这种接力的方式在实现安全性继续提升的时候并不会干扰现场协同效率。具体而言就形成了发心保独特的数据比对和协同模式:“三方比对、多方监督、后台筛查。”所谓三方比对,就是现场参与者限定为最多三方,保证快速比对形成决策。


所谓多方监督,就是现场数据实时传递给多个端口,通过窗口监督做间接控制。


所谓后台筛查,就是根据风控规则、数字分析设定系统干预触发阙值,自动控制。


发心保在2021年6月完善了三方比对设置后,一年来运营效果显著提升。


(3)就每个数字端口应按照“邓巴原理”分级进行简、中、繁划分,且三级为最高级。


邓巴数字来自于牛津大学邓巴教授对于人类和灵长类生物群落组合的观测,提出生物体个体能够密切关注量的极限是150。他的群落观测发现以下规律:


KIN (血亲) = 5

Super Family (近亲) = 15

Clan (家族) = 50

Tribe (群落) = 150


笔者受到启发后观察不同教育程度用户在处理数字工具的选择难度时,也有符合邓巴数字规律的现象出现。


文盲用户能处理的选项操作或按键 < 5

初级用户能处理的选项操作或按键 < 15

熟手用户能处理的选项操作或按键 < 50

高级用户能处理的选项操作或按键 < 150


虽然个体的极限是150,但受限于环境条件、手机操作、快速应对,能够在现场操作的全部按键不能超过50,可让熟练用户尚未感到艰难时就能完成现场操控。


因此发心保在分级进行产品设计要求的时候,用了比较形象的常见软件比喻来对标表述分角色设计的思路,其后面的原理支撑是“发心保的移动端邓巴数设计规则”。


工人端的操作难度不能超过健康扫码。

工长端的操作难度不能超过微信。

主管端的操作难度不能超过钉钉。


三、本文核心观点论述总结


(1)针对数字端设计方案,我们提出必须首先基于系统工程的方法论进行分析、分解,并遵守系统分层、任务分解、效率优化、顶层融合的设计原则,构建整体框架。


(2)在现场劳务复杂协同中,我们创建了3条专业规则


i.角色聚类超过离散距离必须分开以程序群处理。

ii.现场协同中3层是直接参与者的最优解。

iii.数字端口常用按键总数量按邓巴数配置。


以上作为笔者长期劳务观察和现场协同型产品设计的原创发现,已应用于发心保数字化劳务协同产品的实践中。

139 2900 4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