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封面焦点

“搅动”工业漆格局(2)

2019-01-04 10:55 涂饰商情 付晓玲

摘要:因此,“油改水”虽然是工业漆最终一定要执行的既定命题,但在当下工业漆对技术要求更高,水性化难度更大,市场更难培育的现实阻力面前,将粉末涂料、高固体分涂料、低VOCs涂料等环保涂料作为油性漆转型的过渡发展方向,不仅对工业漆领域的环保升级有着同样积极的推动意义,也能大幅度降低...

左为宝塔山漆前董事长李松财,右为宝塔山漆现任董事长李斌

左为宝塔山漆前董事长李松财,右为宝塔山漆现任董事长李斌

老资历出击百年目标

老牌工业漆企业多成立于计划经济体制时期,普遍带有国有及集体所有性质。改革开放后,国家经济体制全面向市场经济转型,为了适应新的经济体制,一轮针对工业漆企业的声势浩大的股份制改革从90年代开始拉开序幕。

通过此次改革,包括北京红狮、天津灯塔、武汉双虎、重庆三峡油漆、陕西宝塔山、湘江涂料等工业漆企业相继脱离了国有或集体所有制体制,就此完成了第一次集体转型。部分企业还借此“东风”成功登陆资本市场,成为中国首批上市的涂料企业,其中包括重庆三峡油漆、北京红狮、天津灯塔、武汉双虎等。(详情见本报第297期封面焦点文章《求变工业漆》)

但这些借势上市的工业漆企业,大多数的资本之路都走的比较坎坷。几经变迁之后,一些企业的多元化触角不断伸向涂料行业以外的领域,已经与涂料行业渐行渐远,比如三峡油漆;部分企业深陷资本旋涡,工业漆业务几近被边缘化,比如北京红狮。反而是那些当时因各种原因没有上市或上市不成的工业漆企业,成功地形成了民营性质工业漆企业的市场认知,并自主主导着企业的发展。

现如今,迫于涂料行业发展环境的压力,站在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时间节点的这些工业漆企业,又迎来了新的转型时刻。只是这一次不再是集体的共性行为,而是由企业自己选择要走的转型路径。

2018年11月28日,宝塔山漆公开披露称,公司审议通过了董事长、高级管理人员换届,选举李斌为公司董事长,任命杨鹏刚为公司总经理,任职期限均为三年。其中,新任董事长李斌与前任董事长李松财为父子关系。虽然资料显示,新任董事长李斌持有公司股份0股,但其父李松财却持有公司21.4%的股份,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直接及间接合计控制公司41.40%的表决权。

如此一来,不仅更新了宝塔山漆民营性质的家族企业身份,也意味着宝塔山漆正在引入新的管理架构,谋求新的变革转身。就像其在10月18日召开的60周年庆典上宣告的那样:“‘六十年,再出发;宝塔山,新征程’致力打造一家百年企业,为中国涂料工业可持续发展作出积极贡献。”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宝塔山漆还于当时提出了明确的经营业绩规划,具体为:到2021年,企业销售额达到10亿元;到2027年销售额达到20亿元,进入中国民族涂料二十强;力争3-5年内成为主板上市企业,借力资本市场,朝着百亿市值企业的目标奋进。而新任董事长李斌将是目标规划的最终执行和达成者。

从现在的布局来看,宝塔山漆出击百年企业目标的最大举措,一是进行涂料产品多元化发展,其在近几年推出了民用涂料产品,开始进军民用涂料市场;二是冲击资本市场,实现企业融资增值,去年8月,宝塔山漆成功挂牌新三板,迈出了追逐资本浪潮实质性的一步,接下来的动作就是正式踏进资本市场大门,冲击IPO。

选择揭开“神秘”的面纱,开始“抛头露面”地在更多的场合进行品牌宣传,同时出击百年企业的不止宝塔山漆一家,浙江大桥油漆也有着相同的目标。只不过,它的做法是更加聚焦工业漆领域,靠企业自身对服务能力和营销能力的创新,抓住新生代经销商和消费者的需求,铸造百年工业漆企业。

今年也恰逢大桥油漆建企60周年,不过大桥油漆并没有举行对外的庆典仪式,而是通过公司的工会组织,进行了一系列的相关纪念活动。其中,就包括组织新老员工,参观两年前投产搬迁的德清工业园区绿色智能化工厂。该工厂项目被大桥油漆董事长程磊楠给予重新焕发大桥油漆发展动力的厚望,也是大桥油漆最大的转型突破之一。

“现在的行业环境虽然很严峻,但对企业来说,还是要静下心来,踏踏实实地进行发展,不能浮躁。像前几年我们也一直想要做大做强,可综合企业和行业的实际情况之后,还是决定走做强做精路线,所以我们的目标就是只做百年企业。”程磊楠今年在多个谈话场合中都如此说到。

但他同时也表示,一个企业想做100年真的很不容易。因此,追随时代发展趋势,积极拥抱互联网,实施大胆突破,也是大桥油漆重要的转型方向。“和老牌企业一样,很多代理其产品的经销商都到了面临接班问题的年纪,但他们大多数都遇到了一个难题,就是年轻一代不愿意接班他们的生意,认为又累又危险。他们没办法说服自己的二代,因为环保严查现在已普遍存在,所以只能是从我们企业层面入手进行自上而下的改变。而打造集仓储、配送服务等于一体的电子商务平台,就是最实际也最有效的重塑渠道信心的方式。”程磊楠说。

基于此,去年大桥油漆在德清新厂旁边另立项目,投入建设“工业仓储及电子商贸物流数控中心”,今年则成立网络销售公司,大力发展电子商务业务。意在通过解决终端仓储以及服务配送问题,协助经销商完成二代交接继承难题,以及让企业和产品更贴近消费者需求,以便更好地服务终端。

虽然选择了截然不同的发展路径,且都有着可参考的现实价值,但宝塔山漆和大桥油漆的转型模式仍然只是数以百计的老牌工业漆企业变革方式的“冰山一角”。不过相似的成立时间和背景,又让这些企业中的大多数不出意外地都有着百年企业的追求目标,至于什么样的变革路径是正确的,最后又有谁能真正问鼎百年企业,需要时间来检验。

责任编辑:付晓玲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