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封面焦点

立邦背后的“二人传”

2018-05-17 09:42 涂饰商情 黎佰深

摘要:立邦涂料幕后的两名关键人物,一个突然逝世、一个谋求“上位”,将带来怎样的形势变化?

VS封面图

酒井健二VS吴学人:立邦背后的“二人传”

2018年5月1日,立邦涂料母公司日本涂料控股株式会社(Nippon Paint Holdings Co.,Ltd。简称“日涂控股”)发布公告,通告了前取缔役社长(相当于董事总经理,手握经营实权)、前取缔役会长(相当于董事会主席,但无经营实权)酒井健二(Sakai Kenji)因突发心力衰竭而逝世的消息。

这一消息颇让人感到意外。就在两个月前,酒井健二还以取缔役会长的身份,与日涂控股最大股东、吴德南集团(Wuthelam Group)旗下全资子公司立时国际有限公司(Nipsea International Limited,简称“立时国际”)的掌控人、同时也是日涂控股董事会成员的吴学人(Goh Hupjin)举行私人会面,就后者提出的向日涂控股董事会增选5名独立董事的股东提案进行磋商与斡旋。

双方博弈的最终结果是,吴学人提出的股东提案在3月28日举行的日涂控股年度股东大会上获得通过,包括酒井健二在内的多名原董事会成员退出董事会,为吴学人提出的候补独立董事腾出位置。吴学人也成功取代酒井健二成为新任取缔役会长,而酒井健二则仅出任公司顾问一职。

这被看作是吴学人开始在日涂控股董事局“上位”,以及酒井健二功成身退的标志性事件。然而,不曾想在一个多月后,酒井健二却突发疾病逝世,享年70岁。

酒井健二的大半生都贡献给了日涂控股。他大学毕业后便加入日涂控股的前身日本涂料株式会社(Nippon Paint Co.,Ltd。2015年实施控股公司体制。本文统称“日涂控股”),并从2009年开始成为日涂控股取缔役社长,带领日涂成功走出全球金融危机的阴影,逐步奠定亚洲涂料霸主并跻身全球领先涂料生产商行列。2015年,在奠定日涂控股的体制之后,酒井健二急流勇退,卸任取缔役社长并退居“幕后”。

担任取缔役社长的这6年,酒井健二对于日涂及其在亚洲区域重要的合作伙伴吴德南集团,以及双方共同运营的立邦涂料事业也影响深远——这种影响可以从立邦涂料近十年来发展变化上得到体现。

除了酒井健二之外,立邦涂料近十年的发展也刻上浓重的吴学人的印记。作为日涂控股的最大股东和重要合作伙伴的实控人,吴学人起初只在暗处发力,不断扩大对日涂控股的持股比例,然后逐渐走向台前,直至最近要求增选独立董事打破日涂控股董事会的平衡。这被外界认为是吴学人开始干预日涂控股经营的信号——尽管他对此进行了否认。

如今,酒井健二的逝世,对于日涂控股而言无疑是重要智慧财富的丢失,同时或许也是一个全新的时代正在徐徐拉开序幕——这一新时代不一定会以吴学人来命名,但必然烙上他的印迹。

我们无法对酒井健二对于日涂控股、对于立邦涂料以及对于整个涂料行业的影响进行“盖棺定论”,然而我们依然有必要通过有限的信息,去展示他的经营智慧,并“窥探”他的遗产;对于吴学人,我们也试图从外界有限的报道中找寻他的经营逻辑,以及他的雄心。

总而言之,酒井健二和吴学人,在他们合作的立邦涂料事业上,一个缔造了一段重要的历史,另一个可能代表着未来。

附文:

酒井健二的“遗产”

吴学人“逆袭”

【另一面】日涂控股为何被吴德南集团“窃取”?

责任编辑:黎佰深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