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封面焦点

【年度2017】“戏”说涂料

2018-02-01 11:56 涂饰商情 黎佰深

摘要:2017年,对于涂料行业来说,是一出戏,或者说是一出出戏。它(们)始于年初,持续发酵,却未终于年末——人们依然兴致阑珊,静待进展,同时也思考着自身及涂料业的未来。

年度2017 头图

年度2017·“戏”说涂料

2017年,对于涂料行业来说,是一出戏,或者说是一出出戏。它(们)始于年初,持续发酵,却未终于年末——人们依然兴致阑珊,静待进展,同时也思考着自身及涂料业的未来。

启幕

涂料业的2017年在收购中开启大幕。1月,先是立邦涂料母公司日涂控股(日本涂料控股株式会社)宣布完成对中国长润发(惠州市长润发涂料有限公司)60%股权的收购。估计谁也没有想到,日涂控股这一在中国已经掀起一定风波的收购案,在年终时再度回望,居然会显得如此小打小闹。

与此同时,整个涂料行业的原材料涨价风潮也在延续与蔓延。人们在期待原材料价格退烧中迎来2017年,而年初的行情发展似乎也对此有所暗示和回应,当我们以为“涨价”将不会成为年度关键词的时候,未曾想这又是“更加困难的一年”。

在这依然满怀希望的年初,发生在德国的一家并不算起眼的涂料工厂的倒闭没能得到行业的关注也在意料之中。尽管它与一家巨头级涂料企业关联,以及在中国开拓了市场,但是它最终朝着不可控的方向演变,却着实带有浓重的“戏剧性”的色彩。

角色

2017年“涂料大戏”的主演者有企业,也有一个个具体的人。这一年,包括日涂控股、阿克苏诺贝尔、PPG、艾仕得、宣伟、威士伯等涂料巨头都卷入并购大潮当中,而且它们彼此之间存在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让这场以“并购”为名的戏码跌宕起伏,高潮迭出。

在收购大潮持续发展的过程中,这些人的名字开始让人们熟知——田堂哲志,唐博纳及其继任者范迪睿,麦克格雷,莫里基斯,谢睿思,等等。作为巨头级企业背后的操盘手,他们对于整个涂料行业的发展所具有的推动作用不容小觑;而他们的经营理念,也深深地影响着涂料行业今日之形态的塑造。

相比于巨头们的活跃,中国涂料企业在这个过程中更像是一个看客。然而,这绝对不是一个如表面所见那样的平静——对于中国涂料企业而言,巨头们此起彼伏的收购大战的背后,你无法预知哪一天就会“引火烧身”,但前提是你要足够优秀,并入得了巨头们的法眼。

而那出形如闹剧的“悬疑剧”,则在提醒我们国内的涂料企业,在企业的经营与运作当中,依然有着更多值得学习的地方。

高潮

从3月开始,2017年的“涂料大戏”渐入佳境。首当其冲的依然是巨头们掀起的收购大战——PPG三度向阿克苏诺贝尔发出收购要约却悉数被拒,后者却看上了艾仕得,在追求的过程中却遭遇日涂控股的“横刀夺爱”;最终艾仕得却谁也没看上。相比之下,早已板上钉钉的宣伟跟威士伯的并购,在这种背景下却显得如此落寞——尽管宣伟凭借此举一跃成为涂料界的“老大”。

如果不是置身其中,你或许无法想象上面的描述的真实发生。甚至可以说,在世界涂料发展史上,这样的收购“乱局”都是空前的。在一番演绎之后,全球涂料行业格局发生了一定的变化,但似乎意犹未尽。

在这个过程中,从年中开始,原材料价格(以TDI、MDI和钛白粉为主)开始深刻主宰了涂料企业的命运。无论是国际还是国内,在原材料成本持续上涨的重压之下,涂料企业们“涨声一片”,且难有幸免。而下半年中国掀起的环保督察风暴,让置身这个全球最大的涂料市场当中的企业感受到寒冬的气息。

未落幕

随着2017年的日历翻到最后,2018年的到来并没能终结这出“收购大戏”。为应对PPG的收购要约,阿克苏诺贝尔祭出了分拆专业化学品业务的大招,预计将在2018年第一季度末完成;而PPG似乎依然在寻求新的收购对象以弥补收购阿克苏诺贝尔而不得的遗憾;日涂控股对艾仕得的“慌乱出招”,则潜藏着其深深的危机感;艾仕得或许还在等待一个更好的买家,或者一份更好看的收购报价。

原材料价格又一次来到一个全新的转折点。降价似乎难有可能,那它是否在酝酿着另一波涨价风暴,是否会在2018年重复2017年的故事?在众多不确定因素之下,“没有最困难,只有更困难”行业景气预测大行其道,难有新意。

深意

当我们将2017年发生在涂料行业的一出出戏抽丝剥茧,不难发现其背后的驱动力实则涂料巨头们对于“寡头化”的追逐。无论是宣伟、PPG还是日涂控股,它们在追逐与自身体量相当的收购目标的时候,背后的逻辑无非是成为行业“寡头”,从而垄断市场资源。

这其实也是巨头们在应对行业发展新趋势的无奈之举。在原材料价格日益上涨的今天,唯有将资源高度集中才更可能向市场要利润,才能在谈判中处于有利地位,也才能不惧怕其它竞争对手的威胁。

而在中国,本土涂料企业的体量还无法与国际巨头相提并论,然而相对而言,一些较大型的涂料企业依然在寻求壮大自己的途径,这包括上市、扩大生产布局、开拓新的市场领域、出击海外等。在全球涂料业“寡头化”趋势日益明显的背景下,国内涂料企业更要找到适合自身生存发展的“夹缝”。

戏外

大戏正酣,让一些值得思考的新趋势容易被掩埋。比如一些曾经表现出新锐气质的企业开始遭遇发展瓶颈,尽管还被掩盖在过去的成绩的余晖之下,但是如果它们无法渡过难关,或将成为涂料界的另一出“戏”的引子。

上市热潮依然在延续,继三棵树之后,株洲飞鹿、亚士创能和集泰化工成为涂料业征战资本市场的新军。但与过往对资本市场趋之若鹜的状态相比,涂料企业们已经多了几分理性。

“出海”成为国内较大型涂料企业的发展选项之一。在艺术涂料、进口涂料争相抢食国内市场的同时,国内涂料企业们也希望在海外市场分得一杯羹,并纷纷做出试水举措。

告别2017,迎来2018,我们发现涂料领域的全球化进程大有加快之势。裹挟巨头们共演的收购大戏,以及越来越深刻的市场相互渗透,我们已经很难在清晰界定国际和国内涂料企业、市场的界线。2018年,这种状态或将得到进一步的演绎。

年度汉字:“戏”

年度企业:阿克苏诺贝尔的“大麻烦”

年度人物(国际):他们共演年度大戏

年度人物(国内):他们“重新出发”

年度市场:“形”散而神“聚”

经销商年度期待:涂料人“裂变的一年”

十大新闻

十大关键词

年度图片

责任编辑:黎佰深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